优配资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0070章 夜战01

作品:古蜀至尊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东门不吹雪

    “你……你是……”

    杜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打死也不敢相信这张脸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公子泮还真是没良心,这么快就把本姑娘忘了。”

    没错,这人哪是什么先生,分明是个女子,月儿姑娘!

    “月儿姑娘,你……”

    “公子泮是想说,本姑娘应该早就死了才对?很可惜,本姑娘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呢。”

    月儿姑娘走过来,挨着杜轩坐下。

    “那……那马车里……”

    “那马车里有个死人是怎么回事?很简单,本姑娘早有准备,离开你的马车后,找了个人塞进马车里,假扮成长公主的样子,所以,那名高手杀死的并非本姑娘。”

    “以月儿姑娘七品之能,要做到这些并不难。可是,那名开明国的宫女是无辜的!”

    杜轩心下了然,转而仰脸严肃道。

    “公子泮又怎么知道那宫女也是假的?又怎么知道开明都城内潜伏着多少巴国暗探?实际上,就连后宫的宫女当中,亦有心怀不轨之徒。”

    杜轩哑然。

    “所以,月儿姑娘其实一直跟在使团队伍之中,一同进了巴国都城?”

    杜轩又问。

    “是尾随。”

    “所以,假长公主的尸体也是被月姑娘盗走的?”

    “本姑娘打探到巴国对长公主之死起了疑心,要查验尸首,不得不提早移尸灭迹。不过,本姑娘确信,还另有其人意图赶在巴国查验之前,毁尸灭迹。”

    “啊?为什么?这人谁是?”

    “本姑娘亦不知,这人,多半就是从地牢里将公子救出来的人。”

    “这就奇怪了,这人为什么又要把本公子交到姑娘手里?”

    “这也还是本姑娘疑惑之处,本姑娘也确认,这人正是杀死假长公主的那位高手,所幸这人没有伤害公子泮的意思,至少现在没有。”

    “这人……很厉害?”

    杜轩装懵,实际上他早已经判断出,这人的修为,至少不在丑脸爷爷之下。

    “九品巅峰!”

    “他的目的是什么?”

    “本姑娘不知,所以打算邀请公子泮一起,躲在这马车里,跟随开明大军,前去看看。”

    “这人会出现?”

    “一定不会。”

    “什么逻辑?”

    “两国战事再起,战事结束,谁最终获利最大,谁就是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

    日落西垂,残阳如血。

    巴国阵中,各路兵马已各就各位。

    太尉鲜于大人引马于阵前,注视远方。

    远处五里之地,数股狼烟终于燃了起来,这意味着敌军已经出现在了前方兵士的视线之中,狼烟的堆数,同时提示了开明大军的距离和行军速度。

    “将士们!”鲜于大人勒马回头,在队列前来回巡视,朗声道,“大将军率一万将士力战十倍之敌,悉数血染沙场,无一生还,只为我等争取赢敌之时间。开明之国,假仁寡义,开明之军,残暴无情。今三倍之敌当前,尔等当效大将军之忠勇,死守此地,寸步不让!”

    “唯鲜于大人马首是瞻!”

    三万高亢之声,刺破如血一般的暮色。

    “人在,阵在!”

    鲜于大人高呼.

    “人在,阵在!”

    三万兵士高声回应。

    鲜于大人目光依次扫过每组队列据守的方向,手中长戈一挥,等待各路人马即刻隐蔽后,引马回到通道出口镇守。

    下一刻,一千骑兵引马来到阵前,立于通道入口处,个个神情肃穆,手持兵刃,黑甲油亮。

    轰隆隆!

    前方开明大军人未至,声先至。

    如血暮色之中,率先出现的是一杆明黄色的开明大旗。

    大旗之下,黄沙滚滚。

    车轮隆隆,马蹄声声,十万开明大军就像一股暗黄色的洪流,被滚滚黄沙牵引着,向巴军阵地席卷而来。

    巴军一千骑兵阵列中,为首的大手一挥,一杆巴国大旗亦升在阵前,是为主动警示。

    下一刻,距阵前百丈之遥,前方轰隆声顿止。

    四下寂静。

    黄沙漫漫散去。

    一道数百丈长的银色墙壁出现在阵前方!

    饶是巴军将士早有心理准备,再看此番十万之众突兀地出现在眼前,亦是个个面露惊色。

    开明队列严整有序,即便刚刚经过急行军赶路,亦不见丝毫凌乱。

    这堵银色墙壁,是为开明兵士的银色铠甲,在即将落尽的余晖中,闪着幽幽寒光。

    下一刻,没有所谓的阵前问敌、战鼓齐鸣,开明大军兀自开始变阵,似乎要强取通道口这区区一前骑兵。

    千乘战车组成的队列很快变成长长的三个纵队队列,以图从快从速冲破一千骑兵,通过眼前狭窄的通道。

    轰!

    开明战车方阵率先发动攻势,四马在前,牵引战车向巴军冲来,速度越来越快,百丈之遥的距离,几个呼吸即到。

    巴军骑兵冷漠注视着来袭的战车,手中长戟亦是紧紧在握,眼看两军就要短兵相接,巴军骑兵之中为首一人长戟一挥,一千骑兵突然掉头,沿狭窄的通道急速撤去。

    没错,巴军撤退了,这一千骑兵本就是诱敌之兵。

    此时,开明战车已加速到最高速度,眼看敌军望风而逃,亦顺势越过通道口,直追骑兵而入。

    碰!

    嘶!

    啊!

    最前面的三辆战车突然齐齐栽进深深的土坑,马车应声碎裂。

    跌入坑中的战马意图扬蹄爬起,却被埋在坑中的尖锐木桩刺中腹部,发出阵阵悲鸣。

    紧随其后的马车来不及压制速度,同样跌入坑中,将下前面的人和马压在下面。

    碰!

    嘶!

    啊!

    这些土坑不断吞食着紧随而来的车马,几个呼吸之间,二三十辆战车毁于一旦。

    更有后车虽然避免了掉入土坑,却和后面的车发生连连碰撞,一时间,又有数十辆战车失去了行动能力。

    直到这时,开明战车队列才算停止了下来。

    战车方阵头领引马前来,查探一番,着令徒兵立即挖土埋坑,以便战车通过。

    旋即,数百徒兵手持工具涌向通道。

    嗖!嗖嗖嗖!

    迎接他们的,是一阵密集的箭雨。

    顷刻之间,数百兵士中箭倒地,无一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