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配资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七十二章:之后

作品:越为音狂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小桥静水

    漫步地来到露夜音的面前,良越毫不意外地瞧见露夜音又在弹琴。

    ——嗯~弹琴已经成了露夜音必备的习惯,没有之一。哪天,他见了露夜音,而露夜音不弹琴了,那才叫奇怪。

    “我来了。”良越笑嘻嘻地看着露夜音,“就快期末考试了,怎么还不见你复习啊?——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拍了拍胸脯,良越自信地眨了眨眼。

    露夜音一边弹琴,一边说:“……好的,谢谢。”

    “说谢做什么,太生分啦!”良越摸了摸鼻子,想起这次前来的任务,忍不住地问,“对了,这个学期结束以后,你不会转学的,对吧?”

    “不会转学。”露夜音理所当然地回答。

    “可是……可是,那份「保送留学生」的通知书……?”良越欲言又止。

    露夜音终于抬起下巴,定定地看向良越,一字一句道:“你放心。”

    良越心下一动,静静地看着露夜音。

    露夜音道:“不去理会它,它自会无效。”

    心跳扑通扑通,良越哑声道:“然后呢?”

    “然后?——名额按排名,传给下一名。”露夜音轻描淡写地说。

    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模样。

    言下之意是:冠军既然不要,那就转给亚军。

    而亚军却有三人……

    眼皮跳了一跳,良越又道:“什么时候会有另行通知?”

    “就在寒假前吧?”露夜音估摸地回答。

    良越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心情爽朗了不少。

    佯作不大在意地,良越挪到露夜音的身后,无声地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心里满是欢喜,轻声地唤道:“音——”

    “嗯?”百忙之中,露夜音抽空地回应。

    良越傻乎乎地唤道:“音——音——”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露夜音无声地闷笑。

    这次对话,就在良越欣赏露夜音的琴声中,慢慢地结束了。

    傍晚,良越告别露夜音,返回家中,并向姐姐良桔红说明了此事。

    良桔红挑了挑眉,不敢相信道:“她……她竟然放弃了?——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良越无语地翻个白眼,“她才高一啊!而且,这场音赛每个学期都能举行吧?——错过了这次,还有以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再者说了,你真的希望她接受?”

    把眼一挑,良越似笑非笑地瞅向自家姐姐。

    盖因露夜音表明她不会转学,良越已然心花怒放,都敢挑战良桔红的权威了。

    良桔红把眼一瞪,伸出手来,一把捏住良越的两腮,喝道:“你怎么说话的?”

    表情虽是凶凶的,语气却一点也凶不起来。

    相反地,听她的口吻,还夹杂一丝惊喜。

    ——所以,看吧~姐姐嘴上拒绝,身体却很实诚……她果然也想考进那所莱克溪音乐学院!

    也对——谁让她已经高三来着?

    转了转眼珠子,良越突然期待起姐姐真的出国留学的情景:他决定在余下的两年里,把露夜音追到手——没了姐姐的干扰,想来他更容易成功吧?

    ……校园生涯渐渐地紧张起来:毕竟快要期末考试了。

    撇开良越他们高一学生不提,高考生们,诸如良桔红和折飞,特别是良桔红,每天像一只骄傲的孔雀般地,昂头看天走路,用暗舞和雪曼丝的话来说:鼻孔都快翘上天了——特别自大!

    也难怪良桔红自大:即将高考了,良桔红意外地收到了莱克溪音乐学院的保送留学生通知书,可把良桔红乐坏了——当然,被邀请的人还有折飞!

    与良桔红相比,折飞可要低调多了:依旧该复习的复习,该练习的练习,丝毫没把莱克溪音乐学院的保送留学生通知书放在眼里——明明之前,他很重视!

    嘴里泛酸,雪曼丝不失时机地挖苦道:“你得意什么?——如果不是高一生露夜音自动地放弃,会有你们上位的机会?”

    良桔红笑眯眯地,一点也不因雪曼丝的嘲讽而生气,反而轻描淡写地回击道:“那也要有机会啊?——我好像记得,只有我放弃,才有那个谁的机会?”

    雪曼丝的脸色气成了猪肝色。

    暗舞轻轻地拽了一拽雪曼丝,低声劝道:“别和她吵了。”

    ……对比良桔红那边的欢声笑语和惬意日常,高考生们几乎都在紧张认真地复习功课,包括暗舞。

    咬了咬嘴唇,暗舞正在努力地背诵一篇英语演讲稿——听英语老师说,只要背下这篇稿子,那她就能掌握高中的所有英文语法!

    据说,这篇英语演讲稿囊括了中、高两个阶段的全部句式,极其实用!

    雪曼丝也快抓狂了:她自小就不太善长理科——她的理科糟糕透顶,尽管他们所在「文科」,但也免不了数学等几门硬性理学科目!

    “亚娣……”雪曼丝眼泪汪汪地向亚娣求教。

    亚娣一本正经地替雪曼丝辅导,奈何起不了作用。

    暗舞抽空一瞥,无语地发觉亚娣的解题也有错误。

    想了一想,暗舞建议道:“实在不行,数学就尽量考个及格分吧?”

    雪曼丝哭天抢地一般,惊呼道:“还及格分?——我连四十分都觉得不可能!”

    暗舞默然。

    雪曼丝继续地无精打采,揉了一揉太阳穴,说道:“大不了,考不上大学,我以后就当护士好了——反正我家老爷子他不会反对的!”

    暗舞眼里划过一丝黯然:不愧是雪曼丝,家境不俗,就算考不上大学,也有后路可走。而她呢?……本来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却被她硬生生地……

    “阿舞?阿舞?”雪曼丝疑惑地唤道。

    “什么?”暗舞定了定神。

    雪曼丝道:“亚娣就算也不考大学,他还有能力成个校长……你呢?——将来你打算考哪所学校?”

    一旁的亚娣温吞地笑了一笑。

    暗舞道:“随缘?——能考上固然是好……”

    考不上也无所谓,实在不行——

    眸光一暗,暗舞想起某个人来。

    如果……如果找他帮忙的话,他会不会出手呢?——看在那个交情的份上?

    “……阿舞,你在想什么?”雪曼丝又见暗舞走了神去。

    定了定神,暗舞道:“没什么,我们认真复习吧?”

    言罢,暗舞她们也像那群高考生们那样,投入了枯燥的学习之中。

    期末考试匆匆来临。

    高考也如期而至。

    之后……

    良家的客厅。

    “阿越!有你的信!是你姐写的!写给你的信!”妈妈雪梅大声地喊道,“快来看信!快来看你!你在屋里做什么?”

    雪梅的喊话引来良柱的注意力。

    良柱眨了眨眼,奇道:“桔红写信了?——有几封?”

    “还能有几封?”雪梅好笑地补充,“只有一封而已。”

    良柱不满地拍了拍桌面,嘀咕道:“太不像话了。”

    可不是?——为什么只给弟弟写信,而没有爸爸和妈妈的信呢?

    卧室里,良越啪地关上手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刚才,他刚和露夜音通话来着——可惜,还没说上几句,便被妈妈给打断了。

    顿了一顿,当良越意识到姐姐给他写了信去,忽然地醒悟了过来,急忙地奔出门外,夺走妈妈手中的信件,再转身地跑开。

    只听「啪」的一声,良越跑进自己的卧室,吓了爸爸和妈妈一跳。

    客厅内,良柱和雪梅面面相觑。

    关好门后,良越咧开了嘴角,心想:姐姐这个家伙,怎么给他写了信啊?——心底生出一丝期待,良越迫不急等地拆开信一看:

    『越,你好吗?

    听到我这样称呼你,你一定很吃惊吧?——嘻嘻,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一封信呢!你要好好地收藏起来,以后每个月我都会写一封信给你!

    莱克溪音乐学院不愧是独树一帜的音乐学院,那里的教学好严格,我从中受益很多呢!莱克溪音乐学院的创建有三名杰出人物代表,你一定不知道他们是谁!哈哈,你知道吗?我第一次来到莱克溪音乐学院,居然就见到那两个大人物:钢琴大师水啸和莱克溪音乐学院的董事长华里里德!第三个杰出人物现在已经去逝,真是可惜!那人是水啸以前的搭档,歌手爱迪尔!

    我在这里过得挺好,认识了一群很有才华的人!大家的音乐才华都很厉害,不过他们都说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人物,那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可惜我至今都没见过她,我只知道她的艺名也叫「小淑女」!

    莱克溪音乐学院的教学方式很有趣呢!首先就是它会给每位成员取一个艺名。很抱歉我为你取一个叫「桔子」的艺名,你喜欢吗?对了,你想知道折飞的艺名吗?哈哈,他的艺名叫「飞儿」!

    对了,我还给露夜音私下取了个绰号:小鸟!

    有空你帮我告诉她呀!

    在这里我很想你们呢!

    我希望我的快乐和你一起分享!

    希望我能早日毕业!

    对了,向我跟爸爸和妈妈打个招呼,这次没给他们写信,下次一定有他们份儿!』

    ……放下信纸,良越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他家姐姐,在那莱克溪音乐学院里深造几天,就已沉稳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