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配资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085 生活还得继续

作品:丧尸的东京生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大笨淡

    就这?

    看着被自己锤爆在地的金身童子,西野真司也和大部分读者一样感觉到了迷茫,他本来以为怪谈公交的幕后BOSS会是个非常难缠的家伙,他做好了拼死相搏的准备,也计划好了逃跑的路线,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幕后BOSS被他三拳两脚给锤死了。

    这BOSS是不是也太弱了一点?

    这让他有种满级神装欺负新手村BOSS的感觉。

    还是说……弱的其实不是BOSS,而是自己太强了?

    西野真司没有遇到过太多的异类,满打满算也就天宫凛、红衣女和青山优梨子生出来的小狐狸这三个,天宫凛是个战四渣,估且不论,红衣女显露过神通,但实力不知深浅,小狐狸跑得太过,也没跟他交过手。

    所以实际算起来,今天的金身童子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次实战。

    和异类的实战。

    然后,金身童子就被打锤爆了。

    也就是说,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已经变得超级强了,今天他能锤爆金身童子,那么明天是否能也锤爆酒吞童子、玉藻前,甚至是天照大神这种货色?

    当一件原本很困难的事情,在轻易的达成之后,人或多或少都会开始膨胀,而西野真司膨胀得稍微有点多,连天照大神都沦落为这种货色。

    当然,这种想法也就在脑子里过一下,他倒也没觉得自己就真天下无敌了,在他看来,这个金身童子的绝大部分战力应该都在那些白雾上,即便是灵魂都能催眠,普通人进来,真是来一个送一个,然后就是他那层伪金身,确实坚固。

    但是,无论是白雾还是金身,似乎都被自己的愿力克制。

    啪嗒……啪嗒……

    突然,一串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进来,西野真司顿时心中一凛,难道还有别的?

    不过很快,伴随着脚步声而来的,是比较熟悉的声音。

    “这边这边。”

    “这里是寺庙吗,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地方。”

    “大人去哪了?”

    “应该在主殿里,我刚才有听到声音……”

    片刻后,一群人就跑到了主殿门口,正是怪谈公交上的那群乘客。

    “啊!”

    看到躺在地上的金身童子时,众鬼的脸色就是一变,吓得不敢进来。

    “大人,这是……?”

    “他应该就是怪谈公交的幕后BOSS,不过没关系,现在已经被我锤死了。”西野真司平静的说道,大概是随着金身童子的死去,白雾散净,这些家伙的催眠也被解除了。

    “不愧是大人。”众鬼一听,立刻拍起了马屁。

    西野真司摆了摆手,走到金身童子后方的桌子旁边,看了一会,伸手抓向其上的香颅,这三柱香通体金色,明明之前点了很久,长度却没有一点变化,就像崭新的一样,也不见香灰掉落。

    看来这香有点古怪。

    西野真司心中惴测,这种好东西当然不能放在外面被糟塌,果断将这三柱香从颅骨里拔了出来,然后用布包好,收进自己的口袋。

    而也就在这时,金身童子忽然卟的一声,就像皮球似的开始漏气,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便只剩下了一张人皮。

    “没有了,没有了!”

    “我自由了!”

    “我也是,已经感觉不到那股束缚我的力量,太好了!”

    与此同时,门外的众鬼们也开始欢呼起来,一个个的大呼小叫。

    西野真司静静的看着他们,等兴奋的劲头过去之后,众鬼们回过神来,连忙朝着西野真司躬身一拜,司机率先说道:“大人,是您杀死了这里的主人,解放了我们的灵魂,大恩大德不敢忘却,虽然我们无力回报,但若地府有灵,愿您永世长安。”

    “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

    “打算?”司机摇了摇头,笑道,“没什么打算,我现在……只想回家,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说完这句话,司机的身影开始渐渐淡去。

    其他人同样也是如此。

    这些人的灵魂被困怪谈公交并非自愿,虽然助纣为虐,做了坏事,但跟西野真司本身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如今释然而去,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大人,这是那位女孩之物,请您替我交还给她,谢谢。”

    最后,原本那位冷漠惨白的老太婆,在灵魂解放后,变成了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她弯身将东城初冬的手机放在了殿门口,冲着西野真司一笑,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整个人化作一道青烟,消失在西野真司的面前。

    ……

    东京某个普通的民居,一位母亲坐在灵堂前,对着儿子的遗像默默的烧着纸,悲伤的脸上带着一丝麻木。

    忽然,一阵阴风从外面吹了进来。

    母亲本能的抬起头,看着身后,却什么也没有。

    高中生站在灵堂里,看着眼睛熟悉的家,看着数月不见的母亲,嘴唇颤了颤,然后轻声说道:“妈妈,我回来了。”

    转瞬,他的灵魂飘进了遗像之中。

    母亲重新转过头去,目光落在那遗像上,不知为何,她发现遗像上儿子的笑容似乎比之前更加开朗了,连带着她的心里也多了一丝温暖。

    很快,她的丈夫从隔壁屋里走了出来,关上灵堂的大门,叹道:“儿子已经走了三个月了,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算儿子没了,生活还要继续,看到你这副样子,他也不用开心的。”

    男人的语气既绝望又无奈,他家里唯一的儿子死了,在这三个月里,他妻子饭也不怎么吃,觉也不怎么睡,每天就坐在灵堂里烧纸,内心就像死了一样,不管怎么劝都没用,他很担心,再过点时间,自己是不是还要办一块丧事。

    “我知道了。”

    “嗯……嗯?”

    男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妻子转过头,苦涩的一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我们的儿子刚才回来了,他还叫我妈妈……”

    死掉的人怎么还回得来。

    男人只以为自己的妻子产生了幻觉,但看妻子脸上的阴霾似乎比往常少了一些,人也多了一丝生气,也终于主动和自己说话了,不忍打击她,点头道:“他一定是看到你每天都在思念他,所以才从另一个世界回来看你,你也不要再丧气了,走吧,跟我去洗把脸,好好吃点东西,明天做一顿儿子最喜欢吃的土豆炖肉。”

    “……嗯。”

    妻子点着头,跪坐着的双腿终于站了起来。

    男人扶着妻子,欣慰的笑了笑,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得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