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配资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873:最混乱网络直播综艺(十三)

作品:大佬退休之后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油爆香菇

    菜皮小说 www.914777.cn,最快更新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裴叶揣着仅剩的那点儿良心沫儿同情观众三秒。

    前一天哄哄闹闹一整天,广大网友兴奋得睡不着,谈论“灵气复苏”,谈论《风景这边独好》,谈论未来……天边泛起了鱼肚白,第一批修仙党才依依不舍地捂着狂跳的心脏钻进了被窝。

    对于睡觉,他们是抗拒的。

    【飞雪折梦】:强烈建议出一款熬夜专用的修仙道具,妈妈再也不怕我熬夜猝死啦。

    【一杯茶喝一下午】:啧,真要有这种道具,信不信家长分分钟给教育局写信,让学生党的学习时间从白天变成白天晚上连轴转了?别熬夜了,洗洗睡吧,梦里什么白日梦都有。

    【一只梦游猫】:现在还感觉跟做梦一样……

    【猫妖君】:小说中的一切都要变成现实了吗?

    【天南地北炜炜最美】:别的我都不关心,我只想知道修仙哪家强,包袱收拾好立刻拜师。

    【浅笑安安】:别水了,《风景这边独好》第二天直播预热开始啦!!!

    一听到这个消息,吃饭的、洗脸的、化妆的、准备出门的……纷纷涌入《风景这边独好》栏目组的直播间,庞大的流量一度让直播间屏幕卡顿,观看人数没一会儿就破了千万。

    因为时间还早,明星嘉宾还没醒,子直播间屏幕是暗的,素人嘉宾只有两个屏幕亮着。

    其中一个就是喜欢晚睡早起的修仙达人裴叶。

    尽管退休之后慵懒了,偶尔也会赖床,但几百年的军旅生活让她的生物时钟分外准时。

    今天也不例外。

    另一个就是今日刚曝光的素人嘉宾,XX娱乐公司总裁的亲弟弟。

    网友先进入裴叶这边的子直播间,发现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高人正坐在小吃摊上吃早餐。

    镜头内传来裴叶跟主持人的对话声音。

    主持人:“你每天就这样解决早餐吗?”

    裴叶道:“偶尔也会下馆子。”

    屏幕上飞过密密麻麻的网友弹幕,诸如“男神声音真有磁性”、“老公还缺老婆吗,同性介意不”、“大神求收徒”、“卧槽,这是哪家路边摊,求个偶遇”……想要偶遇的网友还不在少数。

    这时,主持人又跟裴叶闲聊。

    “奇怪,为什么店家都没注意到这里?”

    平日出去拍个外景,哪怕是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无名小明星,看到摄像师架着长qiang大炮也会惹来路人的侧目。结果主持人跟裴叶蹲在这里吃了半天馄饨,其他客人就跟眼瞎一样。

    主持人也跟着吃了一些,肚子饱得有些撑了,而坐在她跟前的青年却仍像是没吃饱,还端起碗将馄饨汤都喝了个金光,又冲店家招手要了十屉小笼包,两大碗豆腐脑,甜咸各一份。

    “因为我用了点儿小小的障眼法。毕竟是来吃早饭的,又不是当猴子给人围观的。”

    裴叶用手指比划了“一点点”的距离。

    这时,店家已经笑得见牙不见眼,手脚麻利地上来将一桌子残骸收拾干净,老板娘后脚又端来新鲜出炉的十屉小笼包、两碗咸甜豆腐脑。这么多东西将小小的桌子都堆满了。

    摄像师一丝不苟地拍着裴叶。

    高清镜头忠实记录下热气升腾的小笼包以及吃小笼包的青年,连他吃东西时微微鼓起的两颊也没有放过。一边拍一边暗暗感慨,修仙的人就是不一样,瞧这肌肤白皙得都要发光了。

    他拍过不少明星,小透明和大腕都有。

    真实的肌肤状态跟打光磨皮滤镜后的样子截然不同。

    眼前这个青年却不一样。

    拍这样的美人儿,即使一整天都在工作,但给人的感觉就是幸福并快乐着。

    镜头都是给嘉宾的,主持人是不会入镜的。

    于是网友又听到主持人问裴叶:“障眼法?听着好像很神秘呢。”

    裴叶道:“不神秘不神秘,其实就是很科学的一种小把戏。”

    她用科学的角度给主持人分析玄门“障眼法”的原理,施术者运转元炁,利用一大通光的折射反射达到蒙骗肉眼的效果。非常科学,一点儿没有迷信元素,听得主持人跟网友目瞪口呆。

    裴叶这般总结:“二十一世纪了,我们要相信科学。”

    主持人嘴角抽了抽。

    “您这话……格外得没有说服力。”

    这就跟武林高手告诉小女孩儿这世上没有轻功,说完一个螺旋升天飞没了影一样。

    再配上【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这个BGM。

    裴叶摇头:“我们要相信科学,相信特色社会主义下的科学。即使有超出科学范畴的非自然玄学力量,这也只能证明目前的科学水平还不够,没有窥探到‘玄学’背后的科学。”

    主持人和网友:“……”

    信了你的邪,扯谎一套一套的。

    裴叶一顿早餐将这家早餐摊子的存货都吃完了。

    她满足擦擦嘴,掏出手机打开支付宝转账。

    没一会儿,网友们便听到店家的支付宝账号传来熟悉的到账语音。

    【支付宝到账888元】

    众人:“!!!”

    二十多屉小笼包,二十多碗豆腐脑,五十多个大肉包,十几晚的糯米饭……

    这么多东西,全是网友们眼睛盯着吃下的。

    甚至还有闲得蛋疼的计数君认认真真数裴叶一顿吃了多少。

    他们或许还不确定裴叶有多牛批,但的确是见识到她比大胃王还可怕的食量。

    #我愿称你为最强大胃王#的热搜也被他们顶了上去。

    【祈年年】:别的我都不好奇,我只想知道男神拉下来的【哔——】有多粗……

    网友们纷纷吐槽。

    【有画面感了】

    【再帅的男神也要蹲厕所的】

    【唉,男神有这个食量,当年干什么短视频剪辑啊,当吃播绝对能赚个盆满钵满】

    吃完早餐,主持人问裴叶是不是要去上课了。

    裴叶挠头道:“暂时没有课上。”

    “那有其他安排吗?”

    裴叶反问:“你们栏目组没有任务?”

    主持人笑道:“现在是预热第二天,正式拍摄要后天开始。”

    三天预热只是拍摄嘉宾的生活日常,没有任务。

    “拍摄什么都行?”

    主持人给了个夹杂着私货的建议。

    “您也可以展示一下玄门术法,不少网友对此非常好奇呢。”

    裴叶托腮想了半天有啥可展示的才艺。

    最后一拳击打掌心,笑道:“似乎也没什么好展示的,那就给你们跳个舞吧。”

    主持人:“!!!”

    网友们:“???”

    裴叶以前无聊的时候是学过不少乐器的。

    天脑网络上有不少免费的乐器授课班,网络虚拟老师总说裴叶有模仿力却无创造力,匠气十足,这个游戏世界也没那些乐器。弹奏那些是不可能了,不过裴叶在之前的古代副本学过琴啊——学习的时候弹断了好多琴弦,差点儿没将天门书院的授琴夫子气得三尸神暴跳。

    庆幸的是,裴叶那点儿功力糊弄外行人还是没问题的。

    “来来来,跳一段。”

    她抱着琴坐在C大校园绿草如茵的操场草坪上,108只小纸人依次排列好阵型,两只小手都抓着裴叶剪出来的彩色纸绣球。随着裴叶弹奏的“第八套广播体操”开始跳(做)舞(操)。

    虽说是广播体操,但小纸人显然比裴叶有艺术细胞和创新性。

    融入各种高难度体操动作,前手翻直体空中转体720度,后手翻转360度再前翻1080度,什么金字塔、螺旋升天、分腿侧空翻几个360度,聚拢成一朵花,再分散成一个大圆,再聚拢成十几朵缩小版的花,再如万花筒一般整齐划一散开……

    主持人跟网友木然地看着这一幕。

    世外高人跟他们想象中的画风……

    真TM差得好大啊!

    一套“广播体操”结束,小纸人还互相击掌庆祝这场完美的表演。

    不出意外,裴叶又贡献了一个#国家欠我一只可可爱爱小纸人#的热搜话题。

    “学弟——我来啦!”

    剩下的时间还很长,裴叶打算去别的地方消磨时间,校园门口被一辆超豪华跑车拦住。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戴着大墨镜的笑脸。

    两个素人嘉宾又一次会晤。

    见到来人的脸,裴叶毫不客气地道:“你今天没课吗?又出来跑滴滴?”

    田鹤洋手指指了指后车座,笑得有些得意。

    “体验生活么,参加我哥投资的综艺节目,兴许我们会抽到一组哦。”想起裴叶昨天的热度,再想想自家哥哥公司股票毫不意外地涨停,他道,“我没说错吧,学弟很适合娱乐圈的。”

    长得好还有令人记忆深刻的特点,不需要团队费尽心思想人设立人设,也能在娱乐圈博得一席之地。谁料裴叶的态度跟之前一样冷淡,她还是没有兴趣加入娱乐圈,不过——

    “你先前不是说给我介绍娱乐圈的客户么?”

    田鹤洋双手一摊:“你的潜在客户都被‘罪环’搞得灰头土脸,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

    二人旁若无人地聊着信息量巨大的话题。

    一个是什么都敢问,一个是什么话都敢说,裴叶撇嘴:“被施加‘罪环’的,本身就带着罪,我可不会恰这种烂钱。你难道就没认识什么被陷害或者莫名其妙运气极差的明星?”

    田鹤洋实话实说:“我哥是娱乐圈总裁,但我又不是。我就是个靠着我爸妈和我哥的面子,认识一些明星的二代而已。有那些明星社交账号的好友,但一年到头说不上几句话……”

    裴叶斜了他一眼。

    “那你之前跟我画什么大饼?”

    田鹤洋得意洋洋将墨镜往上一推,顶在脑袋上:“学弟也说这是画大饼,饼是画出来了,但能不能吃到嘴就看个人本事了。再说了,娱乐圈来钱快啊,收益不会比学弟当天师低的。我相信学弟你试过万人瞩目的滋味,看过万千荧光棒为你而亮的滋味,你会爱上它的。”

    裴叶面无表情地呵呵一声。

    “少年,你对我一无所知。”

    别说让万千荧光棒为她而亮,她还让万千敌人炮火为她而炸呢。

    田鹤洋却没什么危机感,邀请裴叶一起去逛街,购买综艺节目上要穿的常服。

    栏目组没啥安排,直播也是瞎鸡儿直播,那就按着自己的节奏来。

    “你大老远找我为了这个?”

    田鹤洋摇头否认:“当然不是,我是为了跟未来的搭档培养感情啊。”

    裴叶挑眉:“什么搭档?”

    田鹤一副过来人的表情:“但凡这种综艺节目,都会有分组完成任务的机制。”

    “我的搭档未必会是你。”

    田鹤洋不怕死地道:“你得相信暗箱操作的本事。”

    资本爸爸连空降嘉宾都能轻易做到,更别说暗箱操作分个组了。

    “你哥没有打死你是真爱了。”

    田鹤洋道:“我爸妈日常想让他滚出娱乐圈,滚回家继承家产。如果我的操作能让我哥被坑,他的确是有一定概率会打我,但我爸妈有百分之百的可能会保护我,甚至还有钞票嘉奖。”

    裴叶:“……”

    准备酝酿开喷的网友也一下熄了火。

    这般直言不讳,啥话都敢说的二代也是画风奇葩了。

    本以为田鹤洋会建议裴叶去奢侈大牌的门店,结果却去了几家轻奢品牌店。正当网友怀疑这货是不是私下接了带货生意的时候,田鹤洋说这几家服装风格更年轻,比较适合年轻人。

    他也的确比裴叶更有搭配眼光。

    裴叶的性格偏冷,穿衣打扮也是能简则简。

    而田鹤洋则觉得学弟应该多穿一些颜色鲜明、风格活泼的。

    “正是人生最美好年轻的年纪,穿得那么老气沉沉干嘛,来来来——咱们穿兄弟装!”

    镜前的两个青年风格虽不同,却是一样的相貌俊朗,导购频频偷瞧。

    “学弟,我怀疑咱们俩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裴叶嘴角微抽,田鹤洲没有打死这个熊孩子弟弟,真的是真爱了。

    她以为这就是结束。

    谁料一扭头就看到郭奕菱手挽着一名约莫三十来岁的成熟西装中年在逛商场,细听他们跟导购低语的内容,似乎是要送谁生日礼物。

    裴叶飞速转头。

    虽说她跟郭奕菱签订劳务合同,但现在是非工作期间。

    谁料郭奕菱也正好瞧了过来,看到裴叶转头的一幕,内心暗喜的同时,面上却是俏脸煞白。

    她松开中年男人的手腕,踩着低跟鞋跑过来解释。

    “我、我不是——”

    网友们看着突然出现在镜头前的靓丽女人,见她神情紧张想解释的模样,不由得露出一抹暧昧的姨母笑。

    哦哦哦——

    有情况!

    裴叶毕竟是素人嘉宾,半只脚都没完全踏入娱乐圈,自然也没有揣着“我哥哥最好了,任何一只雌性生物都配不上他”想法的粉丝。对俊男靓女组合,网友们更多是乐见其成。

    但裴叶的反应显然跟他们脑补的内容有极大出入。

    她神情毫无波澜,甚至有些迷茫不解。

    “什么不是?”

    郭奕菱正欲咬着丰满的唇解释,却被她刚才挽着手臂的中年西装男人打断。

    “阿菱,这位是?”

    郭奕菱突然露出十足的小女儿娇羞态。

    “爸,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人……”

    西装男人是郭奕菱在这个任务世界雇主的亲爸爸。

    “哦,你就是‘筱苍’?阿菱经常提起你呢……”

    西装男人不由得用打量挑剔的眼神看着裴叶,越看越不满意。

    这小子长得太俊,容易花心,他给女儿绑的银行卡,曾给这青年的账户打过一大笔,显然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思及此,三分的不满也提升到了七分,“听阿菱说过,你是大她一届的学长,平时非常照顾她。你也是C大学生吧?学什么专业的,未来有什么职业规划?”

    裴叶:“……”

    围观的田鹤洋想吹口哨。

    不过,这还不是最刺激的。

    最刺激的是裴叶又碰见了另一个想PUA她的蒋云楼。

    裴叶:“……”

    怎么,这些穿越过来的攻略者都在她身上安装定位了吗?

    一出门总能碰见二人中的一个……

    或者……

    两个一块儿。

    巧的是,田鹤洋推荐的这家近些年势头迅猛的轻奢品牌居然是蒋云楼创立的。

    当蒋云楼在自家品牌店看到裴叶,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欣喜,仿佛真是巧合偶遇。

    他上前打招呼,目光却在四周扫了一圈。

    作为混娱乐圈的圈内人,他知道这几天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景这边独好》。

    也知道裴叶作为素人嘉宾出席,却没有看到摄像机和主持人。

    裴叶见他动作就知道他在找什么。

    做了个“障眼法”的无声口型。

    蒋云楼心神领会。

    这并没有浇熄他看到裴叶的喜悦。

    他像是不知道附近藏着摄像头,主动提及之前去山上看日出却不慎扭伤脚让裴叶背到半山腰收费处的事情:“……一直想请你吃一顿好好感谢,但学弟是大忙人啊,怎么也碰不上。正所谓择日不如撞日,学弟今晚有空吗?”

    语言是一门艺术。

    改动某几个词,不改变原意却能让人浮想联翩。

    裴叶在看日出的时候,蒋云楼也在,但并不是约好一起上山看日出,只是恰好碰见了。

    蒋云楼也的确是扭伤了脚,由裴叶背下来,但裴叶的态度并没有那么热情主动……

    二人就只见了两次面,而在蒋云楼口中却似认识许久的好友,话中带着一股子亲昵。

    知情者听着感觉没毛病,一般也不会故意挑一个有益亲近自己的人,更不会揭穿,而不知情者却能脑补出许多。不出意外,郭奕菱脸黑了一下,望向蒋云楼的眼神像是看一个绿茶叼。

    她脑海中警报拉响。

    【系统,给我查查这人是谁。】

    作为攻略过无数世界的攻略者,她太清楚“情敌”这种生物了。

    也清楚爱慕是怎样的眼神。

    眼前这个青年也是她的情敌!

    巧合的是,蒋云楼看到郭奕菱的一瞬,“情敌”雷达也第一时间响起。

    【系统,给我查查这个人是谁。】

    作为事件中心的裴叶默默围观,跟着观众一起吃瓜。

    大部分网友思想还单纯,感慨帅哥的朋友圈不是帅哥就是靓女

    瞧瞧郭奕菱,再看看蒋云楼。

    在上镜胖三斤的高清镜头前,这俩颜值依旧不输娱乐圈的小花小鲜肉。

    女娲造人不公平,创造“筱苍”几个的时候是单独捏,造他们的时候就是藤条甩泥巴。

    小部分网友则从蒋云楼看着裴叶格外明亮的眼神中嗅到了一点点不寻常的气味。

    隐秘的兴奋一点点躁动起来。

    她们似乎磕到货真价实的糖了。

    唇角的姨母笑几乎要咧到耳根位置。

    有人主动请客买单是好事,但裴叶却觉得这顿饭的气息前所未有得糟糕。

    坏了一天的好心情。

    唉,没有神荼帝君小可爱的修罗场,格外的沉闷无趣还倒人胃口。

    裴叶无趣地托腮。

    看似面无表情、神游天外,实则想着如何处理掉两个不坏好心的PUA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