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配资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501章 热搜与冤家路窄 超级大章

作品:生活系神豪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起酥面包

    狠起来连自己的热闹都不放过的汪·狼灭·言,决定控下场,把这事儿搁一搁,于是突然站起身拍拍手。

    “兄弟姐妹们,今天咱们开的是庆功宴,老琢磨那些没意思的东西干嘛啊?

    来吧,喝酒才是正事儿!

    帝都兄弟们远道而来,刚才一直在敬我,现在我这个地主也给你们立个规矩——倒下一半,今天这场才算完!

    来来来,极速联盟的兄弟们,各自找好陪客,把咱们的热情燃起来!”

    那确实是挺燃的。

    车神汪出马,别说汽油,机油都给你点着了!

    帝都那帮哥们嗷嗷叫唤着端起酒杯,誓死一战。

    一场酒从6点开始喝,6:30就开始高潮,一直嗨到10点钟,都没结束。

    那群酒蒙子是翻来覆去的吐,但就是没人怂。

    付胖子至少吐了三次,回来还继续和汪言叫号。

    “不倒下一半不算完!汪神,这可是你说的!来,继续!”

    汪大少体质再怎么好、酒中仙技能再怎么bug,终于都扛不住了。

    MMP的!

    对面人人开挂,介怎么破?

    实在没辙,去卫生间抠了次嗓子眼儿,又找回五成状态。

    初新心疼得够呛,不过也没拦着他们喝酒。

    今天的状况,所有人都能理解。

    原本不理解的,看到期货配资 播出来的车祸视频后,亦会理解。

    今天,是汪言在赛车圈里正式封神的日子。

    舔,大家伙儿早已经舔不动了。

    端起酒杯,晃晃悠悠的冲上来就是一扬脖子:“汪神,我干了,您随意!”

    汪大少和对手敌人尽可以随意装哔耍滑,跟自家粉丝小迷弟怎么躲?

    喝吧!

    而且那帮货喝多了以后,那是又哭又笑,絮絮叨叨。

    尤其是当后怕和感激混合到一起以后,各种给你玩真情流露。

    那些酒话,听得大少头皮直发麻。

    这特么根本不是想拜把子,更不是想认爹,这是想跟老子领证啊……

    等到终于艰难的喝趴下一半,感觉可以散场了的时候,倒下好一阵儿的顾海林又一次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下……下一场!我……我安排!”

    我去!

    你消消停停回酒店睡觉去行不行?!

    “不行!得、得搞下、下一场!”

    对面一个接一个的从桌子、椅子上爬起来,把建武、夏雨他们都整服了。

    我们人多打你们人少,我们倒下8个到现在都爬不起来,你们居然还能战?

    其实就是心情不一样。

    亲身经历了车祸的人,和遥遥看热闹的人,那种意志和发泄欲望肯定差很多。

    要是搁平时,汪言肯定不奉陪了,爱谁谁,反正我得回去干正事儿。

    但是今天确实情况特殊。

    现在不给面子,什么时候给?

    于是就看着他们舞舞炫炫的打电话,找人订座,准备去夜店继续下一场。

    都是大少,出去玩肯定要找最好的场子,但是这会儿眼看着已经10点半快11点了,M2是真的订不到卡。

    然而根本没人理那些,晃晃悠悠的就往外走。

    红公子甚至牛批哄哄的一摆手:“刘嘉零的M2?不去!档次太低!兄弟们,走,MYST走起,看看所谓的国内第一跟咱们工体有什么不一样!”

    “好!”

    轰然叫好声音中,这帮醉汉开始往出租车里钻,把车门摔得砰砰作响。

    司机师傅是敢怒不敢言。

    幸好有善后的。

    帝都那波人里冲出来一个叫小路子的哥们,从包里掏出好几沓现钞,挨个窗户发。

    “师傅,照顾好我哥们,吐了自己去洗洗,啊!”

    师傅们秒变笑脸。

    不奇怪,那货随手一抽一扔就是小半沓,没有3000也有2000大多,够师傅们跑一宿的。

    看着这帮货的疯劲儿,汪言有点犯愁。

    一个人耍酒疯不可怕,一群人耍酒疯……

    我身娇力弱的怎么拦啊?!

    幸好是主场作战,喝到后面又赶来不少魔都二代,都没怎么喝多,前前后后的照应着。

    找车的找车,配资开户 酒吧的配资开户 酒吧,没用汪言太操心。

    呼呼啦啦的,20多台车,有出租有自家车,拉着小40号人,直奔MYST。

    到门口,却又被堵住没让进。

    时间太晚,人家场子满了,现在只放漂亮女生和有预订的客人,其余任何人,都得排队等号。

    没等汪言上去交涉,一个叫张楷的帝都大少,让全场的人见识到了什么叫豪横。

    “差钱儿是吧?小泽!”

    “来啦!”

    一声应和,打人堆外面挤进来一个青年,费力的拎着一个大旅行袋。

    堵人家门口,把旅行袋往地上一扔。

    砰的一声。

    张楷低头拉开拉锁,嚯,里面满满的一袋子百元大钞!

    粗粗一数,怕不是有个两三百沓。

    张楷没碰钱,晃晃悠悠的起身,拿脚往里一踹,旅行袋当即被踹翻,洒出来好几沓大钞。

    “叫你们老板出来!不然,今儿谁特么都别想再进这扇门!”

    汪大少都觉得长见识了。

    大哥你还能更嚣张一点不?

    其实吧,要是在帝都,张楷应该不至于。

    不过身在外地没人栓着,今天又这么兴奋,狂就得了。

    “哇……”

    门口一片哗然,排队的等人的看门的,全都吓傻眼了,看着这群醉汉的眼神充满敬畏。

    就没见过这么玩的!

    保安是动又不敢动,骂更不敢骂,只好立即向上汇报。

    幸好,关键时刻,一堆醉汉里又钻出来几个清醒的,而且保安都认识,终于能说上话。

    “刘少、王少,你们这是……”

    “没事儿,叫淞哥出来下,今天我们会长招待帝都朋友。”

    扯皮扯到自个儿,汪大少只好往前走。

    结果马上就被帝都那群醉汉按住。

    “别动!”

    “汪神,第二场我们摆,没你啥事儿!”

    “您就在这看着,擎好儿就得……草!小路子你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儿?不会搬把椅子来啊?!”

    搬椅子到外面那当然是扯淡。

    于是,小路子和几个哥们直接就将汪言拱卫到里面的等候区,张扬跋扈的清开一块儿地方——

    直接就瞪着眼睛喊“起开”,然后坐在那儿的几个小年轻真就灰溜溜让开座位了。

    死活让汪言坐。

    大少哭笑不得,只好紧闭嘴巴的坐下。

    MYST的规矩或者说陋习,所有常去夜店的都知道,那就是——颜值歧视。

    简单讲,排位的时候,永远安排颜值高的人在第一排。

    额,就在大少坐下的位置正前方。

    于是……唰!

    一排来自大白腿漂亮小姐姐的目光,瞬间将大少淹没。

    狗哥暗自琢磨:我介是又升级啦?

    从大少,升级成恶少了?!

    那哪儿能呢!

    分明是唐僧肉嘛!

    才坐下,对面就有个腿长1米1,露出1米05在外面的小姐姐,从手袋里掏出湿巾,递给汪言。

    “小哥哥,你脸上有灰,来,擦一擦!”

    “谢谢。”大少接过湿巾随口一问,“哪儿?”

    “嘴角后面一点点。”

    汪言随手胡撸两下,小姐姐噗嗤一声笑出来:“不是那里啦!算了算了,来,我帮你吧!”

    说着自动蹲了下去,伸手要替汪言擦脸。

    大少有点懵。

    如此浑然天成的搭讪套路,哥委实是没见过啊!

    近距离观察,小姐姐挺好看的,眼睛又大又白又圆,鼻梁雪腻笔直修长,去掉夜店妆的颜值都能有90分。

    而且明明一身叛逆少女的打扮,却在汪言面前表现得如此温顺可人。

    介就让人有点hold不住啊!

    但是都没等汪言享受上三秒钟,初新和娇姐一行女伴踩着大姐大的BGM登场了。

    芳姐瞥一眼那小丫头,似笑非笑的叮嘱汪言:“小弟,早跟你说了,男孩子出门在外,要学会保护自己……”

    大少很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芳姐,就你那套辣手催鸭的娴熟手法,咋有脸跟我讲这个的?!

    反正呢,她们一来,福利就彻底没有了。

    小姐姐委委屈屈的被瞪到一边儿,看着小帅哥重新被包围起来。

    木得福利,大少索性回头看张楷和店方交涉。

    那个叫淞哥的应该是小股东,夜店的常驻管理,因为保安们都直接喊老板,但小刘小王那几个魔都大少都没怎么拿对方当回事。

    上来直接就要大卡,急得对方满头大汗。

    “真不好意思啊几位大哥,现在是真的没有卡,我再怎么给您串,都不可能马上安排下40个人……”

    张楷贼干脆,拿脚把钱袋子往门口一横。

    “行,从现在开始,只许出不许进,直到能装下我们哥们为止。”

    淞哥真急了,介要是被人把门堵死,今后MYST怎么开门做生意?

    可惜,今天喝高了的张楷就没打算讲理。

    “别跟爷扯那些没用的!我们就站这儿了,你动我们一下试试?”

    动,真没人敢动。

    赛车圈和夜店圈其实离得挺近的,但凡爱玩超跑的主,至少有一半常去夜店。

    淞哥搭眼一扫,除去眼前这几位面生的京片子口音,后面那帮嘻嘻哈哈东倒西歪的人里,混着超多眼熟的本地大少。

    这是超级二代们聚会喝多了撒酒疯,倒霉催的让我赶上了?

    淞哥心里有了正确判断,但是不管怎么陪笑脸讲好话,就是讲不通。

    这就蛋疼了。

    要是搁往常,一个人作,旁边肯定有稳重的站出来劝,差不多就得了。

    可是今天不一样,最稳重的心里都烧着火,一个赛一个的兴奋,就是要起这个哄。

    三分钟不到,松哥的嘴皮子就讲干了,嗓子直冒烟,淋巴结一抽一抽的疼。

    着急,上火!

    正急得眼前发黑呢,一回头,突然瞟到大马金刀坐在那儿的汪言,身旁陪着几个南北都有的大少,浅浅笑着,搁那闲聊。

    哟!

    这位是最大的吧?

    淞哥也是实在没办法,急病乱投医,弓着腰走向汪言。

    “哥们……”

    “哎哎,谁是你哥们?攀什么呢?!”

    才一开口,就被小路子牛哔哄哄的打断。

    淞哥马上赔笑改口:“贵客,大哥,您看,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

    其实汪言也看不下去了,感觉再这么闹下去,非得出事儿不可,于是笑呵呵接过交涉重任。

    懒得废话,言简意赅,直奔最终主题。

    “好,我理解你们的难处,那就把舞池给我们。

    我不管你怎么安排怎么布置,反正得装下我们所有人,再拉来一圈内保一圈外保,替我们守好东西看住人。

    行不行,一句话。”

    行,太行啦!

    只要您别让我现在去清卡座,怎么都行!

    淞哥兴奋点头:“我马上叫里面布置!然后只要撤一台卡,我立即给您空下来,直到诸位全部坐稳之前,今天MYST不再接受任何订座!”

    那就这么着吧。

    汪言拍板定下来,而张楷虽然还没有耍够脾气,却也没再闹下去,终于让开门口。

    额,但是呢,尽管路让开了,后面排队的人却谁都没敢往里走……

    摇摇散开在三米开外,生怕挤着谁碰着谁。

    眼前这群人有多么不好惹,只要不瞎,都能看出来。

    虽然穿着上大家没什么区别,甚至,外面排队的某些人,穿着打扮要比汪言、建武、付胖子都奢华……

    但是,实际区别可大了去了。

    夜里的MYST嘛,人均一身顶奢,不顶着一个大H大G的logo你都不好意思站在池子里摇头。

    然而一到正常灯光下,那些顶奢的材质和颜色可就千奇百怪了。

    再看大家戴的同款理查德米尔,没点眼力的,在灯光暧昧的夜店里还真分不清哪款真、哪款假。

    所以怎么办?

    各自端着心里的B数呗!

    一身假货的尽量别往真品旁边凑,起了摩擦你肯定碰不赢。

    而眼前这40来号人,真品理查德米尔就有20来块,剩下的不是AP就是PP。

    劳力士绿水鬼?!

    那么low的表谁会戴!

    就这样,一群喝多了的螃蟹,横着杀进MYST的大门。

    常混夜店的都清楚,MYST只有四张散台,搁舞池边儿上,剩下的全是卡。

    今天,四张台全部被临时撤下,占台的客人该退款退款、该补酒补酒,然后服务生在舞池中央拉起一圈警戒带,咔咔咔摆上一圈桌子和高脚凳。

    沙发实在搬不进来,让汪大少坐得不算很舒服。

    但这视野实在太牛哔了——不是看别人方便,而是无论从哪个卡哪个包看过来,第一眼都能看到占住舞池的这帮彪子。

    张楷把旅行袋哐的往桌子上一砸,“警告”汪大少:“汪神,今儿你一分钱都不许掏!”

    然后没理会营销,直接怼淞哥:“黑桃A黑白配,直接给我数着人头来,其余的你看着办!都说你家是国内夜店第一,气氛组呢?都特么给我炸起来!”

    介牛哔劲儿,王公子都没这么浪过!

    当然,要是王公子碰到今天的车祸,指不定就是全场黑白配了。

    淞哥点头哈腰的开始忙活。

    黑桃A黑金版+白金版,一套就是4万6,四十多号人,直接干出小二百万。

    再加上其余乱七八糟的套餐,直接冒高到240万。

    没去过顶级夜店的人真的无法想象这里的消费,一包用来撒的破纸条子,卖100块,你敢信?!

    反正什么都要花钱,而且什么东西都死贵。

    但淞哥是个会来事儿的,结账收钱的时候直接跟汪言讲:“招呼不周,今天的消费给您打7折,如果接下来有什么不到位的,万望海涵……”

    卖好的话一大堆,没人耐烦听,但重点内容真够吓人的。

    240直接变170,介面子可没轻给。

    张楷就像八旗大爷似的拍着淞哥肩膀:“行啊兄弟,给汪神面子就是给我们兄弟面子,成,今儿我们只喝酒,不惹事,放宽心吧您呐!”

    Fg一立,淞哥又松下一口大气。

    等到一长溜打着灯、闪着光、放着呲花的黑白套装往舞池里端的时候,全场都沸腾了。

    气氛组+0区服务全凑一块儿,才将将凑出42个人,把这条看不到尽头、无休无止的酒龙给圆上。

    介排面,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开神龙套才用得上几个人啊?

    10个到头,剩下的全是周围搞气氛的。

    而眼前的长龙,绕场一周还有富余。

    幸好的是,作为顶级夜店,DJ倒是没有像三线夜店野路子那么媚俗,不停的叭叭一些“老板牛哔”、“老铁666”什么的,正常的打碟烘托气氛,偶尔cue一下前排而已。

    不然这地方真就没法呆了。

    即便如此,汪大少仍旧躲了出去。

    一方面,是有点受不了那种赤裸裸的拜金土嗨气氛,我们狗哥是一个有修养的神豪,最烦装哔走秀那套了。

    另外一方面……

    真得给娜吾和陈曦打个电话了。

    这两头猪,说好了出来吃饭,结果干嘛去了?

    ……

    手机一响,娜吾扑棱一下从床上翻身爬起,慌慌张张的碎碎念着。

    “哎呀,死了死了!狗子肯定等疯了……怎么办啊?”

    陈曦在大床的另一边躺着,有气无力的哼哼:“你那是骗谁呢?好几个小时了,你看看才有几个未接来电?!”

    额,满打满算就三个。

    娜吾无言以对,回手又抓住陈曦的……大腮帮子。

    “少废话,想想怎么解释!”

    打了一架(?)感情反而变好的两人凑到一块儿,嘀嘀咕咕好一阵,才接起电话。

    “歪?”

    一听到娜吾弱弱蠢萌的嗓音,汪言立即意识到,熊大肯定惹祸了!

    不然不会是这个动静。

    然而大少却没有急着兴师问罪,而是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俩干嘛呢?怎么又不接电话又不出门?”

    “额……”

    娜吾看一眼瘫在床上的陈曦,被子下的躯体有伤,而且什么都没穿,突然又开始心虚。

    该怎么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呢?

    那个意外,要从某个人打不过然后突然开始上嘴讲起……

    此处应有省略号。

    而且一省就是上万字。

    总之吧,情况挺复杂的。

    “那个……我俩出门前,临时决定要泡个澡,却没想到越泡越累,结果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哈哈,哈哈……”

    听到那两声干笑,汪言什么都明白了。

    “所以,你俩打算继续休息?”

    “对!”娜吾疯狂点头。

    “今天不出门了?”

    “对!”娜吾继续疯狂点头。

    “我可能会很晚,你跟不跟我一起回横店?”

    “当然啊!”

    “那行,没事了,你俩继续休息吧。”

    汪言什么敏感的东西都没有追问,这让娜吾松下一口大气。

    但是,很快她又重新陷入混乱中。

    我今天出门到底是干嘛来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才思考几秒钟,脑瓜子就开始嗡嗡的疼。

    人生啊,怎么到处都是坑?!

    我跟陈曦,分明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个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ε=(ο`*)))唉!!!

    ……

    确认娜吾和陈曦没事,汪言便没有再去想她俩到底干嘛了,那不重要,对吧?

    并不是。

    其实那很重要,但是此刻的汪言显然不会懂。

    嘿嘿,嘎嘎……

    大少正准备回去继续喝酒,没等收起手机,突然接到一条来自三万的消息。

    如果是别人的短信,那就不看了,明天回横店再说。

    三万小姐姐的消息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要第一时间点开。

    结果打开一看,是一张微博热搜的截图,附字:“那是不是你?!!!”

    整整三个感叹号,可见三万的震惊。

    再一看热搜内容——保时捷918神秘车主惊天操作。

    得了,没错,不需要再怀疑,就是你男朋友我!

    但是……这破事儿怎么上的热搜呢?

    这是一句废话。

    今天的事情,不上热搜才奇怪好吧?!

    而且热搜上可不只是一个话题,第三位是918惊天操作,第二位是一亿豪车车祸报废,第九位是918车主口出狂言。

    一串,呵,炸出圈了!

    至于刘璃为什么能确认……

    昨天汪言报备过,今天要来魔都办事;

    建立极速联盟的事情跟她讲过;

    那辆黄色918虽然没晒过朋友圈,但是和平之提起过一嘴;

    所有线索加一块,她都不需要看到视频,看个标题就能猜到是汪言。

    大少果断给刘璃拨回去一个电话。

    “在喝酒?”

    刘璃第一句话就让大少一惊。

    “额,对,帝都那边的哥们闹起来没完,在陪着。”

    刘璃的第二句话是——

    “你没事就好,别的有时间慢慢讲,我这里一切OK。”

    舒服了。

    大少真心微笑:“那好,我在夜店呢,回去慢慢聊。”

    “嗯,你好好玩……哎等会儿,娜吾怎么样了?晚上之后她就再没回过我。”

    汪言终于意识到娜吾的情况非同寻常。

    睡得再累,她起床第一件事肯定是回复刘璃、诗诗、平之那帮好姐妹。

    不回?

    太稀奇了……

    但是,汪言只能含糊的回道:“我在外面被缠着,她在酒店休息,人肯定没事儿,心情怎么样暂时无法确定。”

    刘璃同样没想太多,笑了笑。

    “好,那明天再看。你不用管我了,我马上睡。”

    “么么哒,安!”

    “mua!拜!”

    腐臭道别之后,汪言皱着眉头回到夜店内部,正在琢磨热搜的利弊好坏,却又听到一阵噼里啪啦、呜嗷喊叫的混乱。

    MB的!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乱起来还没个完了是吧?!

    急忙冲回夜店大厅,只扫去一眼,大少就下意识的捂住脑门。

    打起来了。

    而且,带头打架的,可不正是张楷那几个棒槌!

    如果去逼乎提问:请问,在顶级夜店里打架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会怎样处理?

    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够正确回答。

    现在,汪大少却很想强答一发。

    首先,打架是分程度的。

    打得轻、规模小、烈度低,那很简单。

    保安直接控制住双方,带走调解,尽量不影响周围客人的娱乐。

    如果盘下来背景比较深,客客气气的礼送出门。

    如果背景不怎么样,该赔偿赔偿,然后通知营销上黑名单。

    但是,即使一方背景比较深,另一方没什么背景,保安也不会允许你大动干戈。

    开门做夜场生意的,不但有规矩,而且必然有点实力。

    第二种情况,打得比较激烈、规模比较大。

    那么,全场保安齐上阵,开灯,停音乐,没处理好之前不会恢复。

    否则容易酿造成大规模混乱,伤到无辜客人。

    就比如……现在。

    大灯全开,音乐全停,全场看着两拨人锤在一起,保安拉都拉不过来。

    “我他妈的真不想当众锁男啊!”

    狗哥哀嚎一声,心灰意冷的冲向战团。

    刚冲到一半,就被聪明伶俐的初新小姐姐抱住了。

    “汪言,你别动!”

    大少默默给初新点个赞,暗暗感叹:果然没辜负我特意从你这边冲锋的好意!

    “不得已”的停住脚步,这才有时间仔细观察情况。

    往人堆里一看,嘿!

    大少突然乐了。

    张楷和顾海林猛锤的那货,可特么不正是黄一勍吗?!

    要不要这么巧的?!

    “哟,怎么回事啊?”

    初新和徐娇叽叽喳喳的,将时间拉回到汪言刚出门的那一刻。

    ……

    大少们堂而皇之的把舞池占满,全场瞩目,好些人顿时就认出来了。

    极速联盟里有不少人都是魔都出挑的大少,李一胥、蒋新、黑虎今天各自有事都没来,剩下的那些仍旧够牌面。

    于是,来打招呼的人络绎不绝。

    其中有一个混过赛车圈的,随口一提:“哎,你们SSCC的黄哥今儿也在,没过来敬酒么?”

    一瞬间,就点燃了夏雨心中的炸药。

    “哪儿呢?”

    “二楼。应该看到你们了吧?你们今天这排场真牛批……”

    没等话说完,夏雨扯着嗓子喊起来:“草!黄一勍那孙子今天也在!”

    建武马上回头找汪言:“狗哥呢?怎么搞?!”

    “好像出去接电话了……”

    张楷的兴奋劲儿一瞬间就蹿到顶,嗷嗷直叫:“叫汪神干毛?咱自己搞!”

    没等魔都这边的人接茬,帝都来的哥们儿们集体高潮了。

    顾海林振臂高呼:“兄弟们,今儿汪神豁出去命,把放子和小畅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黄狗拿这事儿黑汪神,咱哥们能忍?!”

    “对!没碰到就罢了,既然冤家路窄撞上了,这恩怨,咱们替汪神结!”

    “干就完了!”

    “走!把黄狗扒光了按到桌子前面跪直溜了,迎接汪神回来喝酒!”

    “魔都的兄弟们,你们都别动!今天的事儿,我们来扛!”

    那群帝都来的大少,带着一身的酒意和兴奋,抄起酒瓶子就往楼上冲。

    建武他们一看,只好跟上。

    虽然本心是不想打架,更愿意用别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是他们能看着外人上场,自己却无动于衷吗?

    汪言可是极速联盟的带头大哥!

    没办法,上吧!

    然后另一边呢,黄一勍看着楼下的前成员们,心情复杂。

    有郁闷,来自于建武等人的“背叛”。

    有痛快,来自于今天的骚操作。

    另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下去调戏调戏他们。

    在黄一勍看来,今天的绊子使得既隐蔽、又高明,对方可能直到现在都不晓得发生了什么,更不可能知道是谁的手笔。

    此时不去耀武扬威一番,更待何时?

    于是叫上哥们,带着酒,得意洋洋的下楼。

    刚刚拐下一楼的楼梯口,两波人刚好撞在一起,黄一勍抬起手正要打招呼……

    呼啦!

    一个酒瓶子就飞了过来。

    帝都来的哥们,到底是比魔都大少彪悍,一句废话都没有,上去就开打。

    然后,很自然的,一方主动开踢,另一方被迫反抗,两拨人就打成一团。

    黄一勍再怎么不得人心,至少家里有十几亿资产,自身又是SSCC的创始人,不可能没有狐朋狗友、捧臭脚的。

    今天他暗暗摆了汪言一道,心情大好,叫了不少朋友来玩,算是庆祝。

    于是,打起来之后,居然没有一面倒。

    一分钟不到,战火呼呼啦啦的蔓延开,乱成一团。

    内场保安没得办法,开灯、停音乐,齐齐上阵。

    汪大少回来的时候,赶上的就是这么一个场面。

    巧么?

    其实不算。

    此时魔都的顶级夜店就俩,双方都有理由庆祝,撞一块儿太正常了。

    真正令人猝不及防的,是帝都大少们的嚣张和彪悍,说要替汪神解气,脑子一热,真就全上了。

    否则,要是搁魔都人的秉性,脸贴脸对骂到明天晚上都不可能打得起来。

    所以说啊,这就是命。

    黄一勍的命。

    等到保安把两边分开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黄一勍,满脸鼻涕眼泪,并且肿起半边。

    丫是真的气疯了,指着付胖子破口大骂。

    “我CNMLGB的付海洋!你他妈的发什么疯?!”

    付胖子是个讲义气的,说要扛着,那就真扛,坚决不扯出汪言来。

    “上次你坑我们的时候,爹就想锤你了,结果当时光顾着看热闹,忘了。

    刚好今天我哥们出了车祸,爹心情不好,看到你的一瞬间,你猜怎么着?

    嘿,爹突然想起来了!

    怎么着?不服?再来啊!”

    一番话,差点没把黄一勍气吐血。

    “WQNMLGBD!你特么给我等着!我叫你今天走不出这扇门!”

    “行,我们等着。呵呵!”

    接口的,是红三。

    黄一勍顿时一缩脖子,有点虚了。

    再看周围那几个帝都来的主,除了一个路名泽,都很面生,不像是富二代圈子里的人,黄一勍一颗心不由猛的沉了下去。

    张楷仍旧没打过瘾,俩保安按着他,不断的警告:“先生,请你配合!”

    张楷却仍旧挣扎着要往前扑。

    实在挣不开,最后瞪着眼睛威胁黄一勍:“不认识我是吧?回去找人打听打听,记住,咱们还没完!”

    老黄都快疯了。

    我特么到底哪里得罪你们那么狠?!

    他有所怀疑,是不是因为今天动的手脚,但又不太敢信。

    干得那么隐蔽,没道理这么快就被揪出来啊?

    而且就算对方知道了,为一个汪言,至于这么大火气么?!

    当时朋友传给黄一勍的消息是——刘放在车祸里轻伤。

    而刘放的重量,其实是不太够看的。

    移动再怎么牛哔,它只是国企,而且是管辖面非常狭窄的国企,刘放父亲的影响力,只在圈内牛哔,出圈之后就极其有限。

    黄一勍压根没把刘放当回事,亦不觉得,汪言救下刘放以后,就会在帝都大少圈里拥有多大的影响力。

    这就是典型的南北思维差异。

    帝都大少圈,不但讲出身,更讲兄弟义气。

    其实付胖子、路名泽都不算那个圈子里的核心,最多是个外围,但刘放、李小多、刘畅却都是核心圈一员。

    汪言一次救下两个核心,那是什么概念?

    而且车神汪在那个瞬间展现出来的技术和勇气,都堪称前所未见,征服一票同龄人,再正常不过了。

    黄一勍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又在大家火头最旺的时候一头撞上来……

    挨打都是轻的。

    黄一勍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节,但这不并不影响他放狠话。

    俗话说:架可以输,气质不能丢,对吧?

    “行,你们是好样的,都特么给我等着!”

    这么一句叫嚣,又把张楷惹火了,蠢蠢欲动的想要上脚踹。

    保安队长急忙警告:“先生,您再这样,我们只能把您驱逐出去了!”

    尽管知道眼前的二代们特别不好惹,但是,职责所在,他必须表态。

    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如果现在软成球,以后怎么镇场子?

    结果却没成想,今天一直话不多,基本没什么存在感的红三,却在这一刻露出獠牙。

    红三直接转头望向淞哥,场内最高负责人。

    冷笑问:“你们现在用的是君方的仓库吧?怎么着,是不是想换个位置,重新开业?!”

    声音不大,却像一颗惊雷似的炸在淞哥耳畔。

    红三又轻笑一声:“很简单的,纪兵之下的任何一个副参谋长都能做到,要不要试试?!”

    淞哥脑门上一下子就渗出大片冷汗。

    批准MYST使用目前场地的,可不正是一个副参谋长么!

    纪兵,那更是大股东想挂都挂不上的关系。

    能知道如此细节的人,绝对得罪不起!

    红三轻飘飘两句话,之后就再没理会淞哥,转头看向保安队长:“松开我兄弟。”

    保安队长看一眼老板的脸色,下意识松手。

    下个瞬间,终于挣开钳制的张楷,冲着黄一勍就是一记大飞脚!

    可怜的老黄,压根没有意识到会有这种变故……

    额,即使意识到都没用,丫可还被保安按着呢……

    Duang!

    一脚结结实实踹在黄一勍肚子上,别说酸水,肠子里的泔水都差点涌出来。

    “嘶……”

    在高脚凳上端坐着看热闹的狗哥,夸张的发出一声痛呼,感同身受似的摇摇头。

    “真过分啊,还带这么玩的?”

    初新忍不住笑,捂着嘴白他一眼,然后伸手拿来一片西瓜,喂到弟弟嘴边。

    “吃你的吧!看热闹都不老实……”

    吃就吃呗!

    好像谁怕似的……

    张楷踹完那脚,终于舒坦了。

    指着黄一勍的鼻子骂:“滚!臭傻哔!爹等你摇人来!”

    李小多开开心心挥手:“走,兄弟们,回去喝酒!”

    架打到这儿,算是终于结束了。

    淞哥擦擦汗,示意保安放开双方,但仍旧在中间谨慎的隔开。

    帝都大少们便宜占尽,酒劲儿撒得差不多,现在一个个饿得前胸贴后背,真没有再打下去的意思。

    而黄一勍那边……

    不敢打,真怕了。

    灰溜溜的拿好东西,掩面而逃。

    两拨人不打了,音乐又没开,场子里嗡嗡的议论声,很多都能直接传到耳边。

    “哎我去!那不是黄怡的前夫么?”

    “对,就是那货!”

    “哈哈,被打得够惨!”

    “真解气!早看那货不顺眼了,天天在微博上瞎哔哔……”

    “拍下来拍下来!”

    “什么瘠薄超跑俱乐部创始人,今儿算是彻底栽了!”

    “哎?那位公子哥不是挺牛哔的么?有个车队,家里特有钱!”

    “你得看看对面是谁啊!”

    “付海洋你不认识?”

    “对啊,付胖子一个人就够打平老黄了,再加上那么多哥们……哎,你们看,桌上还坐着一个始终没动的,绝对是最牛哔的!”

    要出门,就得穿过舞池。

    听到那些扎心扎铁的议论,黄一勍下意识一抬头,往舞池中央看去……

    一眼看到悠哉悠哉坐在两个美女中间的汪言,前SSCC俱乐部第一美女初新正捏着一片西瓜,喂给汪言吃。

    卧槽!

    这王八羔子怎么也在这儿?!

    黄一勍心里一惊,突然反应过来——哎嘛,今天这顿打,搞不好还真是因为汪言挨的!

    新仇旧恨涌上来,眼珠子当时就红了。

    结果真·吃瓜群众·汪感应到注视,回头瞥来一眼,与黄一勍目光相对,很友好很和善的挥了挥手。

    “慢走啊,黄哥!”

    噗!

    老黄一口积年老血终于喷了出来,整个人都为之一轻。

    竖子可恶!

    眼前一黑的时候,没注意到脚下,一脚踩在一个放倒的啤酒瓶上面……

    砰!

    面门朝下的栽了下去。

    “嗷!”

    凄厉的尖叫痛呼,居然有点漏风……

    刚才被人围起来踢都没叫得这么惨烈。

    “噫……”

    狗哥不忍直视的捂住眼睛,突然有一丢丢心疼老黄。

    众里寻他千百度,你的克星,莫非是我?!

    兄弟们胜利归来,看到黄狗狼狈逃窜都能自伤一万,哄堂大笑,畅快极了。

    再看到安安稳稳坐在高脚凳上,真没插手的汪言,不禁纷纷挺起胸膛,感觉今天这事儿办的真是扬眉吐气。

    这是一种表现心理,很多人都有。

    你厉害,我们服,但是像这种小事你别动,看我们来。

    如果什么事你都自己摆,那我们算是干什么的?

    得有来有回,那才叫处朋友!

    对不对?

    汪言大致能够理解帝都这帮哥们儿的心思,于是真就看热闹到底,只是在他们凯旋归来的这个时候,主动站起来,第一个举杯。

    “兄弟们的拳拳维护之意,我感受到了!

    今天原本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在金钱上、名誉上、自信心上,我们都损失惨重。

    但今天又是一个收获的日子,我相信,忙忙碌碌的一整天下来,我们每个人都有所收获。

    你们的收获,你们回头自己去找。

    就我个人而言,我非常、非常、非常荣幸,能够受到你们的认可与维护。

    好,再多的东西就不应该在话里了,我敬大家三杯酒,你们随意,来!”

    得益于仍未恢复的音乐,汪言这番话没有传出太远,却刚好可以被同来的所有人听清。

    好听又有意义的一番话讲完,大少端起面前一字排开的三杯香槟,咕咚咕咚全部干掉。

    “痛快!”

    又是张楷第一个跳出来捧臭脚,然后小路子嗷嗷叫着跟上。

    别人是激情万分的喝酒,他不。

    咔咔几大步冲到DJ台前,一把抄起麦克风。

    “今天哥们儿开心,每桌一瓶黑桃A,感谢汪少!”

    尽管不知道汪少是哪条,但这并不妨碍全场爆出最热烈的欢呼。

    “感谢汪少!”

    汪言笑呵呵的看着他们闹,想掏卡,却又一次被死活拦住,于是稍稍有些苦恼。

    为什么我明明没想装哔,江湖却总是流传着我哔王的传说呢?!

    你们帮我装哔又不让我花钱,那我辛辛苦苦的喘气还有什么意义啊……

    咦?

    你们看你们看!

    妹子们又呼呼啦啦的冲上来了!

优配资     初新姐,快来护驾!